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事人物 >> 内容

淞沪之战中的蒋介石

时间:2017-5-28 15:39:48 点击:

  核心提示:“勿再作避战之想”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长期对日本采取妥协退让政策;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摸不清日方底细,方针难定。当时,中日两国国力、军力相差悬殊,因此,在国民政府内外,都有一部分人积极主和,或者...
“勿再作避战之想”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长期对日本采取妥协退让政策;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摸不清日方底细,方针难定。当时,中日两国国力、军力相差悬殊,因此,在国民政府内外,都有一部分人积极主和,或者设法推迟大战时间。军委常委徐永昌认为,中日空军力量之比尚不足一比三,抗战准备至少尚需六个月,他于1937年7月14日致函军政部部长何应钦,主张"和平仍须努力求之".在知识阶层中,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和教授胡适等当时也都主张"忍痛求和",认为"与其战败而求和,不如于大战发生前为之".

和战是攸关国家命运、前途的大计,蒋介石不能没有矛盾。7月16日,蒋介石邀集各界人士158人在庐山举行谈话会,讨论"应战宣言".该《宣言》坚决地声称:"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但是,对于这份宣言应否发表,众议不一。蒋介石自己也犹豫不定,7月16日日记云:"此宣言发表,其影响究为利为害?"到7月19日,蒋介石决定排除阻力,公开发表"应战宣言".日记云:"人人以为可危,阻不欲发,我则以为转危为安,独在此举,但当一意应战,核发战斗序列,不当再作回旋之想矣。"为了减少这份《宣言》的冲击力,他将之改称为"谈话".庐山谈话的措辞空前激烈,但是,蒋介石并没有下决心关闭"和平解决"的大门,所以同时表示:"在和平根本绝望之前一秒钟,我们还是希望由和平的外交方法,求得战事的解决。"此后,随着日本军事行动的扩展,蒋介石的抗战决心逐渐坚决。27日,日军全面进攻北平附近的通州等地,蒋介石日记云:"遭必不能免战之祸,当一意作战,勿再作避战之想。"

当时,蒋介石估计中日战争将是一场"持久"战,战期大约一年。他决定"以战术补正武器之不足,以战略补正战术之缺点,使倭敌处处陷于被动地位",从而争取战争的胜利。8月13日,淞沪之战爆发。

                     "先发制人"未能取胜

上海处于东海之滨,距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不过300公里。卢沟桥事变发生,蒋介石为加强上海防务,接受何应钦推荐,任命张治中上将为京沪警备司令。张受命后,即命所部化装为保安队入驻上海虹桥机场等处。7月30日,张治中向南京国民政府提出,一旦上海情况异常,"似宜立于主动地位,首先发动".蒋介石同意张治中的设想,复电称:"应由我先发制敌,但时机应待命令。"

日本海军积极主张向华中地区扩张。7月16日,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中将向海军军令部报告:"为制中国于死命,须以控制上海、南京为要着".8月9日,上海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大山勇夫中尉携带士兵斋藤要藏,以汽车冲入虹桥机场,开枪射击中国保安部队,中国保安队当即还击,将二人击毙。日军乘机在上海集中兵舰,以陆战队登陆,要求中国方面撤退保安队,拆除防御工事。12日,日陆军省便动员30万兵力分赴上海与青岛。

保安队是"一二八"停战以后上海地区仅有的中国部队。蒋介石认为,撤退保安队,上海将与北平一样,为日军占领,决定拒绝日方要求,同时下令准备作战。当时,日本在上海的海军特别陆战队总兵力不超过5000人。12日,国民党中常会秘密决定,自本日起,全国进入战时状态。何应钦在会上表示:"和平已经绝望","如果他稍有动作,就要打他,否则,等他兵力集中,更困难了。"

张治中原定于13日拂晓前开始攻击。但蒋介石因英美法意四国驻华使节正在调停,要张"等候命令".同日上午9时15分,日本水兵冲出租界,射击守卫横浜路东宝兴路段的中国保安队,中国军队还击。10点半,商务印书馆附近中日军队发生小冲突。同日黄昏,八字桥附近炮击中国军队,中国军队以迫击炮还击。日军并以坦克掩护步兵攻击87师阵地,日舰连续炮击上海市中心。14日拂晓,张治中奉命发起总攻,同日,中国空军出动,轰炸第三舰队旗舰及在虹口的海军陆战队本部。

战争初起,中国方面以优势兵力进攻日军在沪各据点,双方在上海虹口、杨树浦等处进行巷战,日军被压迫至黄浦江左岸狭隘地区,同时包围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等据点。但日军在上海的据点大都以钢筋、水泥建成,异常坚固。中国军队缺乏相应的重武器。仅有的三门榴弹炮,一门因射击激烈,膛线受损;一门膛炸;一门不能射击。这种情况,自然无法克敌制胜。

中国军队当时是否完全缺乏攻坚武器呢?并非。关键在于何应钦没有想到,蒋介石也没有想到。11月20日,蒋介石检讨说:"……待余想到,催发战车与平射炮,已过其时,敌之正式敌军,已在虬江码头与吴淞口登陆矣。敬之(指何应钦)误国,余亦想到太迟之过也。"(见台北"国史馆藏《省克记》原稿)

8月20日,庐山军官训练团教育长陈诚向蒋介石提出,华北战事扩大已无可避免,不如扩大沪事以牵制之。

同日,军事委员会决定将主力集中华东,迅速扫荡淞沪日本海陆军根据地。军事委员会同时决定,将江苏南部及浙江划为第三战区,蒋介石兼任司令长官,陈诚为前敌总司令。张治中被任命为淞沪围攻区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发奎被任命为杭州湾北岸守备区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守卫上海左翼浦东。这些举措,说明蒋介石开始重视上海战场,但是,蒋当时还没有在上海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

                        浴血坚守上海

日军在上海的兵力有限,要持续进攻,必须通过海上的远距离运输,将军队源源不断地送到中国战场。中国海军的军力本极有限,空军能作战的飞机不过180余架,不足以从空中遏制日本运兵舰艇的航行。中国军队所能进行的只有反登陆,在海岸及相关纵深据点布置军队,阻遏日军。

8月15日,日本政府下令,以第3、第11师团组成上海派遣军,协助海军扫荡、歼灭上海附近的中国军队,占领上海。23日,日军第11师团在30余艘军舰密集炮火的掩护下,于长江南岸川沙口强行登陆,第3师团在吴淞铁路码头登陆,进攻上海北部的吴淞、宝山等地。日军登陆后,中国方面力图阻止敌人向纵深发展,双方在罗店等地激战。28日,守卫罗店的中国军队伤亡过半,日军第11师团占领罗店。31日,日军第3师团攻占吴淞镇。9月1日,日军精锐部队久留米第12师团等三个师团到达上海,实力大增,向中国军队发动全线攻击。蕴藻浜沿河之战,双方死亡俱重,浜水皆赤,血流成河。据陈诚报告,该部自8月22日参战,仅第11、第14、第67、第98、第56五个师即伤亡官兵9039名,第6师吴淞一役,即伤亡过半。

9月11日以后,中国军队转入顽强的守卫战。

蒋介石之所以决定坚守上海,一是听从他的德国军事顾问法肯豪森的意见,上海是与世界联系的通道,必须长期保持。二是为了减轻华北战场的压力,维护中苏交通线。三是为了配合外交斗争,争取对即将召开的《九国公约》会议有较好的影响。《九国公约》签署于1922年2月,其签字国为美、英、日、法、意、比、荷、葡、中等九国。该条约表示尊重中国之主权与独立暨领土与行政之完整,强调各国在华机会均等与中国的门户开放。卢沟桥事变后,南京国民政府即向国联申诉,要求"谴责日本是侵略者".10月16日,比利时向有关19国发出邀请,初定同月30日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蒋介石希望通过该次会议,"使各国怒敌而作经济制裁,并促使美、英允俄参战".因此,蒋希望在该会召开之前,上海战场能有较好的战绩,至少要能坚守上海。

日本政府采取对应措施,不断向上海增兵,上海战场日军参战兵力超过华北,达九个师团,20万人以上。10月17日,日本陆军省限令上海作战部队在《九国公约》签字前攻克闸北、南翔、嘉定一带。

双方既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较量,战场上的拚杀自然更加激烈。10月21日,广西援军向蕴藻浜沿河之敌发起全线反攻,未能挽救危局。蒋介石这才觉得"不能不变换阵地",决定作有限度的撤退,但是为了给世人留下仍在坚守苏州河北岸的印象,在闸北"留一团死守,以感动中外人心".27日夜,第88师谢晋元团奉命留守闸北四行仓库,演出了800壮士(实只400人)孤军抗敌的悲壮一幕。

                         杭州湾防务失误

日军最初制订的作战计划是:在上海西北的白茆口和西南的杭州湾登陆,占有上海、南京、杭州三角地带。为此,日军早就对杭州湾实施侦察,收集地志资料。8月20日,蒋介石得报,金山卫有日本水兵登陆侦察,指令"严防".10月18日,军事委员会第一部作战组的情报提出,日军有在杭州湾登陆企图,但估计登陆部队最多一个师,不会对上海战局有什么影响。

11月5日,日军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以三个半师团的兵力,在舰炮掩护下,于杭州湾北岸的金山卫登陆。中国军队因兵力悬殊,无法阻挡。中国统帅部急令已调浦东的第62师主力回兵,会同新到枫泾的第79师合力反击,并令从河南调来、新到青浦的第67军向松江推进。蒋介石希望借此稳住阵地。6日,蒋介石日记云:

"如我军能站稳现有阵地,三日以后当无危险矣。"但是,由于天雨泥泞,加上日机轰炸,中国部队行动迟缓,日军后续部队源源登陆。第67军从河南调来,尚未集中,即遭敌各个击破。8日,松江失陷,这样,退守苏州河南岸的中国军队侧背受敌,有被围歼危险。

日军在金山卫登陆,上海战场中国军队的侧背受到严重威胁,有可能陷入包围,使退却无路全军覆没。有鉴于此,白崇禧再次向蒋介石提议,让中国军队后撤。11月7日,朱绍良、何应钦等也提出,"已到不能不后撤之时".蒋介石权衡利害,这才认识到保存有生力量的重要。

                     南京:守乎?弃乎?

11月7日,蒋介石日记云:"保持战斗力以图持久抗战,与消失战斗力以维持一时体面相较,则当以前者为重。"同日,蒋下令中国军队自上海苏州河南岸撤退。但是,他仍然担心此举会对《九国公约》会议造成不良影响,他痛苦地写道:"借此战略关系而撤退,使敌知我非为力尽而退,则不敢穷追与再攻,是于将来之战局有利,然于九国公约会议之影响,其不良必甚大,使此心苦痛不已。"

忽视杭州湾北岸防务是重大的战略错误。蒋介石不久后总结说:"由大场撤退至苏州河南岸以后,以张发奎为指挥官,使金山卫、乍浦一带,负责无人,不注重侧背之重要,只注意浦东之兵力不足,调金山、乍浦大部移防浦东,乃使敌军得乘虚而入,此余战略最大之失败也。"(见《省克记》1937年11月20日记)

据日方统计,至11月8日止,日军在上海战场阵伤亡合计40672名。但中国方面损失更大。据何应钦11月5日报告,淞沪战场中国军队死伤187200人,约为日军的四倍半。更加严重的是,溃退后的军队虽然仍有庞大数量,但缺乏武器、弹药、粮食,士气低落,丧失斗志,不经整顿,已经很难再次投入战斗了。

日军攻占上海后,军方出现两种意见,一种认为军队已经非常疲劳,必须休整;一种意见认为,军队虽然疲劳,但仍应攻占南京。11月7日,日军编组华中方面军,以松井石根兼任司令官。华中方面军赞同占领南京的意见,认为"现在敌军的抵抗,各阵地均极微弱",如不继续进攻,将会错失战机。

11月13日,蒋介石决计迁都,长期抗战。但是,南京是战是守,意见不一。高级将领中普遍反对"固守".有人明确表示,不应在南京作没有"军略价值之牺牲".蒋介石一时也拿不定主意,11月17日日记云:"南京应固守乎?放弃乎?殊令人踌躇难决。"不过,蒋介石和唐生智都认为,南京为首都所在,总理陵墓所在,不可不作重大牺牲。蒋并表示,愿自负死守之责。将领们认为统帅不宜守城,时在病中的唐生智遂自动请缨。19日,蒋介石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负责守卫南京,时间为三个月至一年。不过,蒋介石也确知南京难守。11月27日,蒋介石巡视南京城防工事,叹惜道:"南京孤城不能守,然不能不守也。"这正是蒋内心矛盾的表现。

                       主和之议再盛

淞沪之战打响后,主和之议一直未歇。9月8日,蒋介石日记云:"时至今日,只有抗战到底之一法。主和派应竭力制止之。"次日日记云:"除牺牲到底外,再无其他出路。主和之见,乃书生误国之尤者,试思此时尚能议和乎!"

及至淞沪战败,国民党内主和之议再盛。司法院院长居正原来坚决反对和议,力主逮捕胡适,此时转而力主向日方求和,并称:"如无人敢签字,彼愿为之!"11月21日,蒋介石处理南京战守事毕,慨叹道:"文人老朽,以军事失利,皆倡和议,而高级将领,亦有丧胆落魄而望和者。呜呼!若辈竟无革命精神若此,究不知其昔日倡言抗战之为何也。"为了守卫南京,中国统帅部的第三期作战计划规定:京沪线方面,以最小限之兵力,利用既设工事,节节抵抗,同时抽调兵力,以一部转入沪抗线,抵御向太湖南岸进军的日军,一部增强南京防御能力。计划称,在后续援军到达时,将以皖南的广德为中心,与敌决战,在钱塘江附近歼灭日军。

当时,中国军队已退至吴福线(苏州-福山),但是,这道被誉为中国兴登堡防线的国防工程却"无图可按,无钥开门,无人指示".19日,日军进占苏州。俗话云:"兵败如山倒".吴福线不守,原来以为"有良好地形,坚固阵地,可资扼守"的锡澄线(江阴-无锡)同样没有发挥作用。11月23日,蒋介石到常州,召集前方将领训话,局势也并无改变。11月25日,无锡失守。26日,位于太湖南岸的吴兴失陷。29日,日军侵占宜兴。30日,日军攻陷广德,从东南、西南两个方面对南京形成包围之势。12月1日,江防要塞江阴失守。同日,日方下达"华中方面军司令官应与海军联合进攻中国首都南京"的皇命,日军分三路进攻南京。

12月7日,蒋介石飞离南京,日记云:"对倭政策,惟有抗战到底,余个人亦只有硬撑到底。"到庐山后,蒋介石即研究、制订全国总动员计划,准备在"全国被敌占领"的最坏情况下仍然坚持奋斗。

                      无奈中弃守突围

南京的防御工事分"外围阵地"与以城墙为主要依托的"复廓阵地"两种。12月5日,日军进攻"外围阵地".8日,汤山失守,唐生智下令中国军队进入"复廓阵地".9日,日军逼近南京城墙,两军在光华门、雨花台、紫金山、中山门等处激战,光华门几度被突破。松井石根限令唐生智在10日午前交出南京城,遭到唐的坚决拒绝。12月11日,松井石根下令总攻。

淞沪战后,中国军队消耗过大,蒋介石百方拼凑,守城兵力仅得12个师,约12万人,而且士气极端低落,其中新补士兵约3万人,未受训练,匆促上阵,官兵间尚不相识。这种情况,本已不能再用守卫战、阵地战一类的作战形式。蒋介石之所以坚守南京,一是如上述,南京轻易失守,攸关体面;二是对苏联出兵有所期待。

当时在国际列强中,苏联是惟一表示愿积极支持中国的国家。8月21日,中国与苏联签订久议未决的互不侵犯条约,苏方允诺中国可不以现款购买苏联军火。9月1日,蒋介石就在国防最高会议上预言,苏联终将加入对日战争。28日,苏联驻华大使鲍格莫洛夫奉召返国,曾和中国外交部长王宠惠谈及苏联参战的必要条件。11月10日,伏罗希洛夫元帅在宴别中国代表张冲时,要张归国转告:在中国抗战到达生死关头时,苏俄当出兵,决不坐视。30日,蒋介石致电伏罗希洛夫及斯大林表示感谢,电称:"中国今为民族生存与国际义务已竭尽其最后、最大之力量矣,惟待友邦苏俄实力之应援。"苏联与中国同受日本侵略威胁,因此支持中国抗战,但是,苏联更担心德国入侵,日苏之间的矛盾又尚未发展到必须干戈相见地步,苏联自然不可能轻易有所动作。

12月5日,斯大林、伏罗希洛夫回电称,必须在九国公约签字国或其中大部分国家同意"共同应付日本侵略时",苏联才可以出兵。此电使蒋介石感到,苏俄"出兵已绝望",但他仍再次致电斯大林,表示"尚望贵国苏维埃能于中国以实力援助".12月11日,蒋指示唐生智等,"如情势不能久持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但第二天却又改变主意,致电唐生智等称:"经此激战后,若敌不敢猛攻,则只要我城中无恙,我军仍以在京持久坚守为要。当不惜任何牺牲,以提高我国家与军队之地位与声誉,亦惟我革命转败为胜唯一之枢纽。"蒋指示:"如能多守一日,即民族多加一层光彩。如能再守半月以上,则内外形势必一大变,而我野战军亦可如期来应,不患敌军之合围矣!"不难看出,蒋所说的"内外形势必一大变"的"外",仍然包含苏联出兵在内。"苏俄无望而又不能绝望",这正是蒋介石当时的无奈心理。

12月12日,日军继续猛攻,中华门、中山门、雨花门、光华门等多处城门被突破,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决定大部突围,一部渡江撤退。但是,由于情况混乱,撤退命令无法正常下达。除少数部队突围外,大部分军队退至长江边,形成极度混乱的局面。挹江门外,被踏死者堆积如山。仅有之少数船舶,至此人人争渡,任意鸣枪。船至中流被岸上未渡部队以枪击毁,沉没者有之,装运过重沉没者亦有之。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旋即开始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民族已到最危之日

首都失陷,日军骄横气焰达于极点。中国的路应该怎样走下去?

12且15日,蒋介石召集高级干部会议讨论,会议情况是:"主和、主战,意见杂出,而主和者尤多。"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汪精卫本来对抗战就信心不足,这时更加缺乏信心。次日,他向蒋介石提出,"想以第三者出面组织,以为掩护".显然,汪企图抛弃抗战国策,在国民政府之外另树一帜。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这时也从"倾向和议"发展为"主和至力". 18日,蒋介石日记云:"近日各方人士,皆以为军事失败,非速求和不可,几乎众口一词。"当时,受日方委托,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的"调停"还在继续,蒋介石担心日方有可能提出比较"和缓"的条件,诱使中国内部发生争执与动摇。26日,蒋介石已获日方提出的新议和条件,发现较前"苛刻",心头为之一安,决心"置之不理".

27日,蒋介石召集国防最高会议常务会议讨论,主和意见仍占多数,监察院院长于右任甚至当面批评蒋介石"优柔".会上,蒋介石坚持拒和。28日,蒋与汪精卫、孔祥熙及军事委员会秘书长张群谈话,声称"不能降服于敌人,订立不堪忍受之条件,以增加国家、民族永远之束缚".次日,再与于右任、居正谈话,表示:"抗战方略,不可变更。此种大难大节所关之事,必须以主义与本党立场为前提。今日最危之点,在停战言和耳!"蒋介石认为,与日本议和,外战可停,而内战必起,国家定将出现大乱局面。1938年1月2日,蒋介石下定破釜沉舟的决心:"与其屈服而亡,不如战败而亡。"他决定拒绝德国方面的斡旋,坚持既定的抗战国策。从8月13日至12月13日,蒋介石在长江三角洲地区指挥抗战四个月,战略、战术呆板,对国际力量共同制裁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期待,未能及时组织战略撤退,造成了中国军队巨大的损失。但淞沪、南京之战显示了中国军队、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坚强不屈的精神,打击了日本的侵略气焰和在短时期内速胜的美梦。此后,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广大战场上愈陷愈深,终致不能自拔。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军事历史网(seo.laikejia.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313943775后台入口 沪ICP备160046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