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日本军队 >> 内容

天六事件:一个让天皇都为此揪心的军警摩擦事件

时间:2016-11-17 1:39:41 点击:

  核心提示: 古往今来各国都曾有过军警不和谐事件的发生,范例倒是也不少,但是像「大阪天六事件」这样可以惊动到军界、警界高层,甚至需要天皇出面调解的情况却是凤毛麟角。关于这个「大阪天六事件」日方文献记载也颇为有限,...

古往今来各国都曾有过军警不和谐事件的发生,范例倒是也不少,但是像「大阪天六事件」这样可以惊动到军界、警界高层,甚至需要天皇出面调解的情况却是凤毛麟角。关于这个「大阪天六事件」日方文献记载也颇为有限,在下仅以参考维基百科对其翻译整理一番,让大家对其有个大概的了解,不足之处还忘见谅。

所谓的「大阪天六事件」就是指1933年发生在大阪市区内一个名为天六交叉口的军警冲突事件。这个事件本来只是军警底层的一次小小摩擦,但是最后却引发了陆军(陆军省)同警察(内务省)的大规模对立。1933年6月17日这天,隶属陆军第4师团步兵第8联队的中村政一一等兵借着假日外出观影,在位于市内北区天神桥筋6丁目的天六交叉口因公车遮挡视线的缘故,无视了红色信号横穿马路,这一幕被当时在此执勤的大阪府警察部曾根崎警察署巡查户田忠夫看到,户田忠夫随即使用话筒对其喊话喝止,并将其带送至辖区天六派出所,而中村政一认为军人只能服从于宪兵,没有义务听从警察的安排,之后就发生了中村政一一等兵和户田忠夫巡查的斗殴事件,前者鼓膜损伤需要三周治疗时间、后者下唇伤势严重亦需一周的治疗。
事情传到了就近的大手前(大阪的一个地名)宪兵队那里,宪兵队即刻派人去事件发生地把中村政一一等兵从警察那里接了回来,两个小时后宪兵队就特针对曾根崎警察署发表声明「竟然在公众面前如此侮辱身着军服的帝国军人,这事儿咱们没完」,为之后事件的扩大化埋下了伏笔。包括当事人双方也是各执一词,户田忠夫强调军人无视信号并且出手在先,中村政一则反驳到自己没有闯红灯更没有打人在先。遗憾的是,当时各自的领导步兵第8联队联队长松田四郎和曾根崎警察署署长高柳博人都因事不在,事件只能越级向上反映,到了次日第4师团参谋长井关隆昌大佐就声明道「此事绝非一个士兵和一个警察的普通事,而是关乎到皇军威信的重大问题,警察应对此道歉」,而警察方面的大阪府警察部部长粟屋仙吉针对其声明说道「军队是陛下的军队,警察亦是陛下的警察,根本没有谢罪的必要」,紧接着24日就影响到了第4师团师团长寺内寿一和大阪府知事县忍(相当于我国直辖市市长)的决裂。


而在中央一侧,时任陆军大臣的荒木贞夫大将认为陆军名誉确实受损,曾根崎警察署的道歉是不够的,随即以命令型的强硬语气要求大阪府警察部出面道歉方才可以。而另一方内务大臣山本达雄和主管警务的松本学警保局局长(相当于我国公安部部长)针锋相对的强调,无论军方施加多么大的压力,想让我们道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实上当时站在警察一方的内务省在权势方面要远高于陆军省,在诸多中央政府机构中,内务省有着「机关中的机关」一说,而辖内警保局干部群体又多是东京帝国大学法学系优秀毕业生,可以说作为内务官僚他们在中央有着很大的人脉和权力,甚至当时以「新官僚」的称谓称呼他们。
双方既然执词不让,私下也是做足了功夫试图给对方穿小鞋,军方私下安置了宪兵跟踪户田忠夫,而警方也派出了刑警对中村政一尾随,双方都发现了对方问题所在,户田忠夫与户籍上的名字不符,而中村政一是个经常违反交通法规的惯犯。总之,双方的拆台成为了当地大阪的头条热点新闻,无论是媒体还是民间都十分关注事态的进展,甚至事件出现在了类似中国对口相声的日本站台喜剧之中。不过随着调查的深入,民间的声音也由当初的批判警察转变为之后的声讨军人。

事件后一个月的7月18日,军方正式以伤害罪、名誉损毁罪、职权滥用罪、对公职人员施暴罪等一系列罪名对户田忠夫起诉,就在这天中曾根崎警察署署长高柳博人也因压力过大病倒住院,期间第4师团师团长寺内寿一得知后,也认为高柳博人为此住院也蛮可怜的,便安排了井关隆昌大佐前去探望,但不幸的是高柳博人在住院十日后就因病去世。之后事件目击者高田善兵卫又因军方和警方的不断施压,竟在协助调查期间选择碾毙自杀。事件发展到这一步,连大阪地方裁判所和田良平检事正(相当于我国检查厅厅长)都为军方起诉警察一事感慨道「毕竟士兵是在军营之外的外出场合违反交规,即便最终胜诉伤害的也是国家威信,两败俱伤又何必呢」


后来这事就传到了昭和天皇那里,连昭和天皇都为此感到忧劳揪心,为解决此事特意找到了寺内寿一的好友-兵库县知事白根竹介,寄希望于他可以从中调解平复此事。要说这天皇不愧为当时日本国民崇拜的大神,军方一听到天皇都为此过分操心了,态度随即180度大转变,主动向警方示好以求和解。第4师团参谋长井关隆昌和大阪府警察部部长粟屋仙吉发表和解的声明,当事人中村政一和户田忠夫也在和田良平检事正的办公室握手言和,事件也算是最终画上了句号,但此时已经是事件发生后五个月了。这里要强调的一点是,其实警方从事件的开始就寄希望于和解处理,怎奈陆军方面始终不依不饶,这也是为何事件最终解决后,社会仍旧认为是军方战胜了警方的原因所在,包括寺内寿一本人也对此津津乐道,认为最终的处理和结果还是陆军方面赢足了面子,用日语原话说就是「解決を一番喜んだのは師団長の寺内だとい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军事历史网(seo.laikejia.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QQ:313943775后台入口 沪ICP备16004626号